忆保定学院

BDU

题记:听完《让青春继续》后,我脑海中的保定有时候会变成一座很古老很古老的城市,有着高高的城墙,还有讲不完的故事,以及那永远也忘不掉的回忆……

下班,回到自己的小窝儿,一个人,在宁静的夜晚,打开音箱,熟悉的音乐再次流淌在还饱有年少热情的心田。不觉,又想起了大学那一段段金色的日子。

回忆

还清晰的记得,第一次步入这所颇有园林风格的院校时,给我的深刻印象。夕阳映得图书馆金灿灿的,我想,这将会是我大学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吧。确实,保定学院的图书馆在我心中留下了很多美好画面,也给我留下了很多很多难忘的回忆。

BDU-Lib BDU-Lib2

感觉刚入学时的课挺没劲的,当时开设的专业课我在高中就已经自学过了(其实,我自学的是高等数学,主要内容是数学分析和解析几何,而那时我却误以为这些我都会了,没必要再学了。后来明白过来,却有些晚了,特别是没有学到高等代数的精要)。同时,又无比地怀念高中与同学一起钻研电脑的日子。于是,我开始逃课,泡网吧(刚开始时是在学校的机房)不过,我也会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。这是我在大学中最充实的一段时间之一,因为我可以学自己爱学的东西,可以不做自己不爱做的事儿。

在有自己的电脑之前,泡网吧的日子一直继续着,但那些网吧的名字,我现在却都已想不起来了,只记得网吧外面的小吃很没味道但很快捷。在网吧的大半时间都是伴着耳机里的《月光下的凤尾竹》,在学各种软件和电脑知识(PS,Flash,DW,Cool Audio Editor,VB,还有好多杂七杂八的软件、系统知识、网络知识等),或者用一两天的时间看完一部武侠剧。以至于现在,每当我听到这首曲子(古筝版的也很好听),就回想起大学时泡网吧的日子。

后来,经同学介绍,我在图书馆当自习管理员,每天晚上都去上自习。刚开始的时候好像是在六楼,也许是七楼,记不清了,能记清的是每天晚上不会超过5个人,8点半之后就只剩下我们两个管理员了。于是,打扫卫生,关门,闪人。以致于,在很长的时间里,我都认为图书馆的自习管理员就是打扫卫生的。

再后来,辞了这份工作,不过我还是常常去图书馆,接本之后仍保持着这个习惯。于是,在图书馆遇到了她,在大学留下了一段段美好的回忆……

读研的时候,曾回过几次母校,是去看她。同时,还特意去了久违的图书馆,用人满为患来形容,一点也不为过!其实,在我准备考研的那段日子图书馆就已经常常爆满了,但没想到竟然还能这样满!一次,在图书馆还遇到了几个认识的学弟学妹,有一个还是图书馆管理员,感觉倍加亲切。看着母校蒸蒸日上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下面这张图片是在我刚刚来到保定学院时从网上看到的,估计是某校友在2005年拍的,无从考证。伴着如此美丽的夜景,路灯下的校园,总有着一段段美好的故事……

BDU-N

保定平均气温要比秦皇岛高5度左右,每年的雪总是来得很晚。从小时候,我就喜欢雪,喜欢银装素裹的世界,喜欢走在皑皑白雪上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。

保定的雪,我感觉不到寒意,反而有种暖阳阳的感觉。特别是在雪天去打开水,排着队,看着食堂后面一团团的白气,别有一番味道;抑或在初春的午后,迈着匆忙的脚步去上课,看见泥土和花草在融雪中慵懒地晒着太阳, 总有化身为草木的冲动。

BDU-Canteen2

在大学,当我憧憬未来或思考人生时,往往会感到迷茫与无助,就像茫茫海上的一舟小船,找不到港湾的方向。这时,若能蒙恩师提点,便可少走很多弯路。也许当时不觉,但回头看时,却是感激万千!

张爱玲写过一篇短文——《非走不可的弯路》,我总是时常拿出来看看,每次总会有不同的感想。


 下个月,我将回到小别了两年的保定。很想知道新火车站的样子,还想知道,火车站是否还有27路,我的公交卡是否还能用,学校大食堂前的树长得应该很高很密了吧……


 

大学——培养兴趣爱好的好地方

在大学,认识几位音乐系的朋友。偶尔借到朋友的证件,遛到琴房学琴。有一次被抓到了,不过老师还挺和蔼,只是说下次不能这样了,等等云云。于是,下次我就更小心了,^_^

在大学,我担任了多年棋协社长(很纳闷,为什么棋类协会的会长被大家称为社长),结识了一些棋友,有些至今还时常联系。唉,无忧无虑下棋的日子,真的是好怀念!

高三时养成了摘抄,写随笔的习惯。到了大学,这方面虽然少得可怜,但也没完全抛之脑后,大概保持着以每年1-2篇的量写随笔。几乎每周都会去一次图书馆的杂志室泡一个晚上,看着书架上满满的杂志,就是不去读也是一种享受。上硬笔书法的第一节课时,老师随手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字,震撼了,以我的材质,估计穷毕生之力也难以望其项背!于是,我更加喜欢使用钢笔和铅笔了(初中时便如此)

PhotoShop是个必学的软件,对于当今的数码世界,它就像画家手中的画笔。各种修图,改图,作图,它都是第一选择。比如我的头像,自认为作得还不错,嘿嘿。这个软件我在大一开始学,大概学了两三年,一直用到现在。虽说离精通还很远,但说熟练并不为过。

About the Author

野鹤

自由学者,爱好广泛,虽无一精通,却常乐在其中...